重生之师父不作死

曲偕

首页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穿成女主她哥[快穿] 穿越之田园生活 穿越之带着百度去种田 木槿花西月锦绣 爱鱼说 鬼医圣手 恶魔很倾城 一女御皇 邪医紫后 论成为爽文男主的正确指南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 曲偕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全文阅读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txt下载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番外:灵云山动物传奇(六)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被锁住两百年的时候, 我想:要是谁在这第二个百年里救了我,我一定报答他,替他挖出藏在灵雾峰下面的宝藏。可还是没有人来救我。”

“到三百年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谁要是在这个时候救了我, 我一定会报答他,替他取来长在灵雾峰上的千年灵芝草让他长生不老。’可是仍然没有人来救我。”

突然他从地上爬起来,蓦地凑到他师父跟前问道:“师父,如果你那个朋友早一点对你表白, 你会怎么样?”

“怎么样?”林仪风被他问得不由一愣, 下意识地说道,“当然是……”但在徒弟的注视下他突然就停住不说了, 等移开了视线他才道, “我只把他当成最要好的朋友。”

本来这样的答案沈则容是该满意的,但是他却突然叹了口气, 略带伤感地说道:“说真的,这回答还真是师父一贯的风格啊。”

面对林仪风不解的目光,沈则容提醒他道:“以前师父不也是这样回答我的吗?”他接着学舌道:“‘对不起小容, 师父只把你当成徒弟,是不可能喜欢你的。’是不是这样师父?”他说完盯着林仪风说道。

“呃……”林仪风一时语塞。

沈则容继续道:“幸好徒儿及早向师父表白,遭到师父拒绝后又死缠烂打, 否则说不定也就跟你那位朋友一样了。”

林仪风不禁无奈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我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勉强接受别人的感情吗?”

看着徒弟眼巴巴地盯着自己, 林仪风忽然眉头一皱, 没好气地指着他说道:“你可是个例外,谁叫你的脸皮那么厚,又爱死缠烂打,还学别人霸王硬上弓,说起来我还真生气呢……”

完了这下捅了马蜂窝了,下一刻他的嘴巴就被徒弟给捂住了,只见其难为情地恳求道:“师父说好了不生气的,别生气了好吗?

林仪风就着被徒弟捂住嘴巴的姿势

沈则容看完一遍,似懂非懂,只觉得这些诗句都很跳跃,如果这算得上是诗的话,他纳闷地想,难道师父所在的那个世界里的人都是这么写情书的?沈则容觉得难懂那是应该的,因为这四句话都是用不同歌的歌词拼凑起来的,是林仪风好不容易想出来的。

“师父一点诚意都没有!”得知了实情的徒弟抗议起来,“我要原创的,要师父自己想出来的,知道吗?”

很快沈则容又收到了第二封情书,依旧是四行字,不过沈则容觉得这回要好懂许多:“多少人爱你风韵妩媚的时光,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但唯有一人爱你灵魂的至诚,爱你渐衰的脸上愁苦的风霜。”

但沈则容觉得这首诗跟他的情况很不搭,什么叫做“风韵妩媚的时光”?什么叫做“渐衰的脸上愁苦的风霜”?他们修真者只要一直修炼下去是不会变老的,

这首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果这算得上是一首诗的话,沈则容百思不得其解,师父为什么要写爱玫瑰花呢?接在后面的一句却又是老鼠爱大米,老鼠是喜欢吃大米,难道说师父喜欢我就跟老鼠喜欢吃大米一样?我是大米,师父是老鼠?额……沈则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排黑线,师父这种比喻还真是……接地气。

“师父能不能不要写得这么含蓄,?”面对徒弟提出的抗议,林仪风点了点头,很通情达理地接受了,保证下次情书里面不再出现玫瑰二字。

沈则容很快又收到了林仪风的第二封情书,依旧是四行字,林仪风很守信,这回情书里没有再出现玫瑰的字眼,但是沈则容翻来覆去将这四行字瞅了一遍又一遍,还是看不懂林仪风写这首诗的用意。

两天之后,沈则容又收到了一封情书,经过上回林仪风的解释,他大概明白了这两句话的意思,暗道师父生活的那个世界的情书还真是高深莫测。这回他又满怀期待地打开了手头上的这封信,只见上面写了四行字,比上回多出了两行,沈则容觉得师父有进步。

但是……怎么又是玫瑰啊,师父是不是跟玫瑰扛上了啊?

只见上面写道:“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地绽放她留给我的情怀,春天的手呀翻阅她的等待,我在暗暗思量该不该将她轻轻地摘。”这不是描写暗恋的吗?“她”字还写错了!摔!

有些鬼族人立刻认出了这是王城的禁卫军所乘坐的六翼魂兽所发出的声音,立刻扭头看去,果然看到有十来只魂兽载着数十个鬼将朝九阴山这边飞来。

天空中传来了命令声:“王城会彻查弱河断流之事,无关人士请速速离开九阴山,切勿进入禁地,否则格杀勿论!”

然而人群却仍聚在一起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朝着天空中嚷嚷道:“有人类修士闯入鬼渊了,还抓了我们的族人!”

望着天空的景象,阿呆忽然松开了抓着林仪风的手,不由自主地走了出去,仰着头喃喃自语着:“他们是……”

这些六翼魂兽的飞行姿态原本十分优雅,本不该如此狼狈地降落在地上,差点把它们背上的人给重重摔在地上,只在于乘坐它们的鬼将没有控制好它们,他们一个个显得惊慌失措,等看清楚站在几个黑发黑眸的人类修士前面的人是谁以后,他们一个个像见了鬼一样,震惊不已。

“王!王上……”某个鬼将率先出声喊道,声音因为震惊和激动,颤抖不已。

“王!真得是王!王回来了!”

“王?”林仪风几个人面面相觑,感到不可思议,“阿呆是鬼族的鬼王?”他们完全不敢肯定。

王?这是他们的王?他们已经失踪了一年,音讯全无的王?人群顿时激动起来,如果鬼王能够复位,那他们鬼族就再也不是群龙无首了。

“王?”同样感到吃惊的还有当事人阿呆,他因为丢失了记忆不能够回应这群人,而他对眼前的场景却感到十分熟悉,这些禁卫军的面孔,这些六翼魂兽,远处鬼渊城的面貌,周围的地形与环境……无一不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王,是这些人类修士抓了您吗?还有一个叛徒!”鬼将们朝他涌过来,忙不迭地发问道,可怜的霜天再次躺枪,还从人质变成了叛徒。

“住口!”只听霜天冷冷道,“我是主人的剑灵,不是你们鬼族的人,你们最好弄清楚这一点,别乱认亲戚!”

鬼将们被他这么一骂立刻恼怒起来:“你身上明明有鬼族人的气息,还敢否认?你竟然甘做人类修士的走狗,哼,凡是擅闯鬼渊的修真者,杀无赦!”说罢就要动手。

“住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不准无礼!”阿呆立刻出声喝止了鬼将们。

“可是王……”

“怎么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阿呆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俊眉上挑,不怒自威。

鬼将们忙不迭地摇头表示他们不敢违背王的命令。

林仪风几人面面相觑,难道阿呆已经恢复记忆了,此时的他看起来真有一个帝王的气魄,与之前呆呆傻傻的阿呆判若两人。

“你们来此地做什么?”阿呆继续发问。

“回禀王上,我们是奉命来彻查九阴山断流一事。”

阿呆便朝他们挥挥手道:“不必了,这件事我已经清楚,不出五日,弱水会重新从九阴山流出,回去告诉族人即刻,请他们切勿惊慌。”

“真的吗?真的吗?”旁边的鬼族人忍不住涌上来道。

“王说的话当然是真的!我猜王应该是亲自到了九阴山中调查清楚了情况。”某些鬼族人帮腔道。

一瞬间,林仪风觉得这里的人可真够淳朴的,别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看起来跟传闻中的阴险残暴一点都搭不上边。

沈则容摇摇头,朝周围张望了一下,突然指着旁边的一间店铺说道:“师父我们去那儿看看吧!”说完不等林仪风回答就将他拖了过去。

林仪风抬头一看,只见匾额上书“异宝斋”三个大字,他暗暗点了点头,跟着徒弟走了进去,店伙计见有客人上门,忙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两位仙长请进!请进!想要买点什么,请随便挑!”

这是一间五云镇规模最大的修真商铺,凡是想从五云镇前往白岭雪山的修真者都会到这间异宝斋里来补充一下装备,方便攀爬雪山。店伙计见惯了来来往往的修真者,但还是头一次见到两个长相这么出众的修士,而且看他们通身的气派也像是有钱的主,惊艳之余招呼得也就更加热情了。

虽然林仪风二人遭整个修真界通缉,不过因为五云镇地处偏远,如今这个季节来攀登白岭雪山的修真者也不多,所以即使进入这家专为修士提供买卖服务的商铺,暂时也无人认出他们。

“两位道长不晓得要买些什么?是法宝、丹药还是符箓,或者是灵材灵宠,别看店小,东西是应有尽有!”店掌柜,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朝两人热情地介绍着,

他从来也想不到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弟、孩子,在日后的某一天会这样对待自己,到底是他的教育方法有问题,还是这个浑小子本身就有问题?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他对他是心怀愧疚,但不代表人情债就要肉偿,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只做师徒,偏偏要打破这层关系,让他俩都陷入到如此尴尬决绝的境地?

一个化神期的高手却被只有金丹后期的徒弟制住,被他强迫,这对于林仪风来说是极气愤又伤自尊的事,尽管对方拥有主角光环,但林仪风却觉得是自己对他太过掉以轻心,太过信任,太过……在乎,一旦被捏住了弱点,就乖乖地跳入了他的圈套,被压在身下,被强行拥抱……

※※※※※※※※※※※※※※※※※※※※

可惜楚小红并没能把林仪风藏多长时间,不久之后便被仇家找上门,嚷嚷着要他快点交出林仪风,否则就把他的老巢夷为平地。这几个人分别是两个人类:一个少年一个青年,一只豹子,一只小老虎,一只猴子和一只仙鹤,他们把看守山洞的狐狸给狠狠揍了一顿,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黑狐狸哭丧着脸赶紧跑去跟他们的大王报告了。

想不到这么快人就找上门来了,楚狐狸不由龇了龇牙,不过幸好讨人嫌不在其中,直到现在他还不清楚林仪风这些“朋友”的实力,觉得它们应该不难对付,于是颇为豪迈地一挥手招呼手下说道:“小的们,跟着本大王出去应战!”

“你们,”他随即指了指旁边的一群小狐狸命令道,“好好看着新娘子,等本大王轰走了洞口的那堆人再回来拜堂成亲。”

“好的,大王!大王加油!”小狐狸们被委以重任,个个都很激动,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道。

还真是可爱啊,林仪风看着眼前这群瞪着一双双圆溜溜的湿润的大眼睛盯着他直看的小狐狸们,心里不由感慨道。

这是一群色彩斑斓的小狐狸,有红有白还有黑与黄,绒毛蓬松而柔软,看起来像一个个毛团子,有几个已经能够化成人形了,就像五六岁的小娃娃,长得十分白嫩可爱,可惜因为年纪尚小还不能完全化形,头上顶着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屁股后面还拖着一条蓬松的小尾巴,那副模样啊别提有可爱了。

它们此时全都好奇地仰着头,打量着还来不及脱下大红喜服的林仪风,不时地交头接耳互相说着悄悄话:“这就是新娘子啊,长得可真好看啊!”

“可是好看归好看,怎么不像个女的?”有小狐狸提出了疑问。

“可能他长得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吧?”有狐狸接话回答道。

听得林仪风哭笑不得,边摇头边无奈地笑道:“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女人,也不是什么新娘子,我是个男的,是被你们大王抢回来的。”

“咦,他是个男人!”小狐狸们惊奇地大叫起来,圆溜溜的大眼睛不由瞪得更圆了,再次将林仪风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了一遍,七嘴八舌地说道,“他真得是个男人?”

“如假包换。”林仪风无奈地笑着。

“大王抢了一个男人回来!”

“大王要跟一个男人拜堂成亲?”

“男人也能嫁给男人?”小狐狸们纷纷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小盆友们,是不是有一种毁三观的错觉啊?林仪风看着它们的反应,不禁扶额道,你们的大王实在是太能教坏小孩子了!

“窝来晚了,窝来晚了,大王有什么吩咐?”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猛地被撞了开来,一只小狐狸从外面蹿了进来,结果因为跑得太快而被门槛绊了一交,于是就摔在了地上,团成一团骨碌碌地滚进了房间里,然后撞在了林仪风的腿上。

“疼疼疼!”

毛团松开重新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小狐狸,泪眼汪汪地摸着脑袋上鼓起的一个大包,在林仪风的注视下,白色的小狐狸已经变成了人形,是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长得粉雕玉琢,分外可爱,特别是在留着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和尾巴,睁着一双湿润的泪汪汪的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委屈而可怜地看着你的时候,你整个人的心都会被萌化的。

林仪风此时此刻的心情就是如此,他不由自主地蹲下身,用衣袖替他擦去面颊上的泪水,柔声地问道:“小朋友你没事吧?哪里疼?”

“哇……”一对上林仪风的面孔,小白狐不禁张大了嘴巴,露出惊艳的表情,呆呆地看着对方回不过神来。连着被喊了两声,小家伙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回道:“窝、窝木事……啊痛!”原来是小短手挠头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鼓起的大包,于是大眼睛又湿润起来。

于是林仪风又开始替他擦了擦眼泪,于是小家伙又看呆了,其他的小狐狸内心纷纷吐槽道,小样儿,大王的新娘子你敢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小心大王回来揍你!

“大、大哥哥你是谁?窝、窝叫张书瑜,是是只狐狸……”

张书瑜?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好像在哪里听过?林仪风忍不住摸着下巴思忖起来。

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旁白:林师傅你不记得了?就是你在正文里给李牧找的徒弟啊!

就在张书瑜抓着林仪风的袖子卖萌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阵风似的从外面卷了进来,一下子就把张书瑜撞飞出去,“嘭”的一声响,小家伙脑袋上的包鼓得更大了,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随后那阵风将林仪风抱了个满怀,只听抱住他的那东西十分激动地喊着:“师父我终于找到你啦!师父!”

林仪风定睛一看,咦,这不就是先前在神剑峰上逮着他喊师父的那个少年吗?他再仔细地瞅瞅他,没错就是他,他竟然这么快就找过来了,果然自己没有想错,可是自己真得会是他的师父吗,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师父!”突然抱住他的少年面露羞涩地说道,“你穿这身喜服真漂亮……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说着神情变得更羞涩,仿佛在脑补着什么。

林仪风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因此面对少年的赞美,只是应付地点了点头,等等!突然他仔细地一想,什么叫比他想象得还要漂亮,难道这家伙YY过什么?

林仪风不免神色古怪地看了少年一眼,少年则仿佛误会了什么,朝他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林仪风的神情变得更加狐疑了,随之问道:“你是谁?我认识你吗?为什么要叫我师父?”

“师父,我是小容啊!就是你见到的那只猫,容小猫啊!”少年激动地抓着他大力地摇晃着说道。

“你、你是小容?这怎么可能?你变成人啦?”林仪风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漂亮少年,难以将他与那只小猫联系起来,虽然他俩都挺可爱的。

“是啦是啦就是啦!”沈则容将林仪风摇得更起劲了,“我是只猫妖啦师父,现在变成人了!”

“猫妖?我竟然捡了只猫妖,我怎么一点都没发觉?”林仪风不由自言自语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喊我师父?这有点奇怪哎。”他继续抛出心底的疑问。

说起这个沈则容变得更加激动了:“当然是因为你是我前世的师父啦,我变成人以后就立刻记起了以前的事,才知道捡了我的师父就是我的师父,果然我没有称呼错,师父还是前世的师父,我真高兴能够找到师父。”

林仪风已经被沈则容这一堆“师父”给绕晕了,自己竟然会是自己捡的猫前世的师父,这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

“呜呜呜,坏人!坏人!”这个时候张书瑜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气呼呼地指着容小猫骂道。

“哼~”容小猫从鼻孔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不哭,不哭,书瑜不哭哦。”林仪风见小家伙被撞得挺可怜的,便弯下腰去哄他道。

这一哄可把沈则容给气炸毛了,他一把拉住他师父气呼呼地说道:“师父你干什么要理它们,它们可是一群狡猾的狐狸,小心他使诈!”

“臭猫你不要污蔑窝!你才使诈你才狡猾!”张书瑜哭得更厉害了,眼睛都哭红了。

“师父你不要理他,他是想占你的便宜!”见林仪风还有要哄他的意思,心眼极小的容小猫怎能够容忍,突然就将他师父拦腰抱起,往外走去。

很难想象一个体型瘦弱的少年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能够抱起比他高出许多的林仪风,林仪风在徒弟怀里挣扎地说道:“小容!小容!你放我下来,你这样抱着我不成样子,我自己能走。”

“不行!”容小猫一口回绝道,“省得师父再去搭理那只臭狐狸,师父只需看着我就行。”

不过容小猫抱着林仪风没有走出多远,楚小红就迎面向他们跑来了,他跑得既快又慌张,好像逃命一样,事实上他确实在逃命,因为后面有着许多追兵。

“死狐狸别跑,交出仪风就不杀你!”杀气腾腾的是黑衣铸剑师。

“好你个臭小红竟然敢挖本王的墙角,快把本王的夫人交出来!”气愤地嚷嚷的是自恋狂讨人嫌,他依旧穿着那身骚包的大红喜服。

“!@#¥%”这是仙鹤李牧的叫声,因为听不懂所以无法翻译。

远远落在后面的还有豹子秦自妙,王小虎以及猴子潘良带领的猴群,整个就是一动物世界,很快他们就撞见了抱着林仪风出来的沈则容。

“仪风!”

“夫人!”

“师叔!”

看着一双双激动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怀里的人,容小猫暗道不好,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抱紧手上的人大声地宣告着:“你们别过来,师父是我的,你们谁都休想……”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大伙儿已经朝他一拥而上了,沈则容好不容易才杀出一条血路,再度抱着他师父溜之大吉。

“沈则容站住!放开仪风!”铸剑师反应最快,头一个追了出去。

“谁再敢抢走本王的夫人,本王跟他没完!”讨人嫌第二个追了出去。

“哎呦喂,我的新娘子!回来回来……”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楚小红也随之追了出去。

而后还有仙鹤李牧、秦自妙、王小虎等人,一大波人朝抢走林仪风的沈则容追去了。

“真是讨厌,这些家伙太能追了,师父我们得去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沈则容低头亲了一口林仪风,继续朝前跑去。

林仪风已经整个儿石化了,天哪,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一个诡异的局面,为什么下一刻他就跟他徒弟变成亡命天涯了?

【番外完】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美女窝小说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美女窝小说!

喜欢重生之师父不作死请大家收藏:(m.mnowo.com)重生之师父不作死美女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火影之强者系统 次元间的旅者 总裁爹地之萌宝归来 海贼之天赋系统 魔法师莱恩传 木叶之投影魔术 仙韵传 史上第一祖师爷 漫威之超新星 金枝 无人像她 红楼遗梦 超神制卡师 斗罗大陆 从九叔的世界开始 无忌青书(倚天同人) 文坛大神是只喵 无限取代 狼行成双 跑男之制霸好莱坞
经典收藏 我有药啊[系统] 快穿之炮灰有毒 11处特工皇妃 丞相的假嫡妻 孤有话说 修仙七十二计 穿越之东宫 终极蓝印 重紫 [红楼]夫人套路深. 盛世明君 独宠丑夫 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 天下 火影/繁星-我和你在一起 特工狂妃 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 兽世独宠:傲娇兽妻,要生崽 穿越魔皇武尊 魔帝渎仙秘史(修真)
最近更新 若有来生之不负如来不负卿 天才神医宠妃 净灵泉 逆袭式修仙 [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 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 我师兄太弱了 鱼不服 嫡女难训:国师,请自持 大限将至 绝宠毒妃:魔帝,很傲娇 栖梧潸潸映弦月 前女友黑化日常 王妃又下毒了 嫡子很毒 以牙之名 你猜,我夜里去哪儿了 小书生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重生狐说之道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 曲偕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txt下载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最新章节 - 重生之师父不作死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